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屈辱、难堪、悲愤……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从原本属于邵思齐的身体中爆发出来,蚍蜉撼树般的冲击着陈安武道意志的镇压。
看着邵正光那一副压抑不住的喜悦样子,死去良久的邵思齐或许也是知道了他这个爹把他卖了个好价钱,有心反抗却又无能为力。
不过他憋屈归憋屈,陈安倒是挺乐见其成的。
自从承认了他和邵思齐的因果关系后,他与邵正光自然也建立了一份因果联系在里面。
虽然这等层次的因果联系并不足以影响到大罗天尊,但正在体悟人性的陈安还是想要能还一点是一点,如果实在还不了再抛之一边。
却不想刚有这个打算,邵正光就送他一个大礼,正好通过这个机会彻底断去这份因果。
于是他也不迟疑,走上前去,任人摆布的拍照、签字、填单子,整个结婚证的办理过程没用十分钟,还加上了拍照的时间,就在白衣女子不耐烦的催促中草草结束了。
最终陈安和对方分别在申请单上签下邵思齐、杨晴霜的名字,手续就算办齐了,两人在此刻正式算是合法夫妻。
等待证书制作的过程中,陈安静静体悟着与邵正光的因果联系逐渐削弱,直至接近消失。
这是属于邵思齐的认可,虽然来自血脉上的传承不可能彻底将其消弭掉,但随着这份认可的消失,两者间的因果也到了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也就是说,从此刻起,陈安不用再顾忌邵正光的感受,哪怕出现什么意外,他也绝对不会遭受因果业力的反噬。
尽管陈安以大罗天尊之身,根本不怕区区因果业力的反噬,但能借此脱了这层枷锁,也感轻松。
只是他有些奇异地发现,随着他和邵正光之间的因果联系减弱,又有一丝新的因果连线突兀出现。
尽管这新出现的因果连线非常的脆弱,但却真实的存在着,一头连接着他,另一头则连接着面前那才刚刚认识,此时正满脸不耐杨晴霜。
一纸婚书,两姓联姻,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这,竟然也是一份因果。
天仙很注重自身的因果业力,但到乾元仙帝的唯我唯一就不是太在意因果缠绕了,一旦证就大罗,因果之力甚或用来借力,炼化业力成罪恶之源。
因果业力对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虽然也是一不注意容易遭到反噬,可却不再有身死之祸。
大罗天尊已经算是命运的半个主人,尽管不曾跳出,但已然洞悉一切。
陈安现在对因果业力确实不怎么在意,但想要彻底跳出命运长河,成为那个唯一原点,对因果之道自然不能不了解。
他证就大罗太过仓促,虽然有着万载时光的沉淀,但对很多事情的理解,还需要学习、认知、以印证,才能将之真真消化。
有着照彻阴阳镜的帮助,他在这方面的进步飞快,但照彻阴阳镜仅是全知,非是全能,很多东西还需要他自己去经历,去认知,去理解。
眼前,这一纸婚书,两姓缔姻,陈安看着新奇之外,还不禁有种学到了的感觉。
那边结婚证的制作非常快,工作人员将相关信息输入网络也没有耽误,很快两册红色的小本本就被递到了陈安和杨晴霜的面前。
杨晴霜将之接过,带着那黑框眼镜女子,起身就准备直接离开这里。
一旁的周焱见状,急忙将她唤住,道:“哎,大小姐,那个婚礼的事情……”
杨晴霜脚步一顿,微微转过身来,轻柔双眉微蹙,面色变得有些不好看,她有些不耐烦地道:“大家都很忙,婚礼就算了吧。”
说着,她又转向陈安道:“那个谁,留个手机号吧,我给你发个地址,你明后天有空的话,直接搬到地址上的地方来就行了。”
陈安正感受着这新奇的因果联系,闻言从善如流地就上前与之互换了手机号。
而做完这一切,杨晴霜当面就给陈安发了个地址,然后再次转身离开。
这番举动搞的周焱相当尴尬,不好意思地对邵正光道:“邵总,真是抱歉,自从杨老病后,整个尚风的重担都压在大小姐身上,大小姐年纪轻轻承受这般压力,性格自然急躁了些。至于婚礼,其实也就是走个形式,以我们的交情,想来也不用太注重这些。”
“理解,理解!”
邵正光对此丝毫不在意,甚至没有婚礼,他更感开心。
公子学生 星月丶无情
按照临川风俗,男子入赘和女子嫁娶完全不一样,如果大操大办,整个临川都会知道他邵正光的儿子入赘了杨家,他就是再寡廉鲜耻,也会觉得面子过不去,如今对方主动提及不办,正合他意。
另外,实惠他已经拿到手了,至于那个便宜儿媳的态度,他根本不在意,嫁人的是他儿子,又不是他。
不过想到刚才所见,那杨家小姐如此骄傲,自己儿子嫁过去日后的日子未必好过,他心中不禁还是有些心疼的。
由是和周焱寒暄几句,送走对方后,他又招呼陈安道:“你的车让郑森给你开回去吧,我们晚上一起吃顿饭。”
本来吧,这个时候陈安都不觉得还要理会邵正光了,反正因果已了,大家各归其位,互不干涉是最好。
但想着反正也是要吃饭的,跟邵正光一起还省了去想:去哪吃、吃什么的心思,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将车钥匙交给了郑森,跟着邵正光一起走出民政局,来到了他的车上。
吃喝拉撒,乃人本能所欲。
陈安既然要研究人之所欲,这种最基本的东西显然不能放过。
而且个中过程,他也感觉很是享受,一边享受,一边研究,两不耽误。
说起来还要感谢邵思齐的这具身体,这小子生前整日伤春悲秋,性格感性,对很多事情分外敏感,属于那种,被别人看一眼,都能编出一部电视剧的脑补派,尤其是在感情方面。借着他这本事,陈安对人之所欲的研究所得极大,算是自天仙之后又亲身历练了一遍人生百态。
很快车子就到了邵正光选择的地方,他选择的地方非常普通。
当然,这个普通指的不是那金碧辉煌的建筑,奢华的装修,也不是精美的菜肴,殷勤的服务;而是说这里并非是什么值得父子俩回忆的家中餐厅,街边小吃摊。
由此可见这邵氏父子俩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
其实这一点,陈安从邵思齐的记忆中也看到了。
“没和你商量就让你入赘杨家,你……怨我吗?”
当菜上齐后,看着这满桌佳肴,邵正光难得心软了一瞬,不自禁地问出了这句话。
陈安随意的夹起一块炸的金黄的小酥肉,他并不介意边吃饭边聊天,因此一边将那块小酥肉送到嘴里尝了尝味道,一边“瞥”了一眼属于邵思齐的记忆。
一个不是正妻生的私生子,虽然很小就被接到邵家,可是并不被人正眼看待,后妈、佣人、乃至那个父亲,对他而言一直都是陌生人。邵思齐的敏感性格并非天生,而是在这种环境下养成的。
看起来似乎有些可怜,可这一切对陈安毫无意义。
在他成为邵思齐之前,对于这些记忆他倒是认真的看了一遍,以便更好的扮演这个角色,不至于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可在承担下因果,成为邵思齐后,他反倒不太在意这些了。
因为他现在就是真正的邵思齐,不再需要其他的东西来装饰扮演。
所以曾经的怨恨,曾经的不满,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他一边嚼着口中酥脆的肉块,一边非常坦然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啊。”
邵正光怔了一怔,仔细地打量起陈安,似乎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去看这个儿子。
良久,他没有从对方面色看出任何的伪色,确认对方是真的不在乎,尤其是那些他曾经见过的不满、怨恨、恐惧、不安等神色竟然全部消失,变成了一片淡漠。
认识到这一点,邵正光心中莫名的有些恐惧,他下意识地道:“其实这也是为你好,论才干,论出身,论能力,你都不足以独当一面,不如早早的谋份生路,尚风的资产实力就是在东联八部中都名列前茅,杨老自从儿子儿媳去世后,一心就在为他那唯一的小孙女选婿,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你对我们都很好的机会,你……”
陈安渐渐对邵正光所说的事情失去了兴趣,专心的干起了饭,邵正光说的那些,他随便看看杨晴霜的过往就能知道,而邵正光的解释对他而言也毫无意义,两人因果已了,互不相欠。
所以他干脆利用面前的美食来“看”清凡人之欲。
色听香味触为五感,满足五感,就能使身心愉悦;因此想要身心愉悦,就要满足五感,由是六欲滋生。
由此看来,想要杜绝六欲,只需关闭五感,做空做无。
明白这些,陈安等于又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审视了一遍无相玄通,在大罗天的境界上,又有精进。
实际上他现在每时每刻都在进步。
虽然当初使用皓月的身体未能发挥出清净天道主的力量,但相应的感悟、认知却是那一次附身的最大收获。
他可以通过这些琐碎的认知感悟,一点一点的将大罗天的境界消化,直到登上巅峰的那一刻。
一顿饭吃完,陈安自觉有不少收获,也没管邵正光有些莫名的眼神,就自顾自的回到了家。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他家的门就被再次敲响,门外是与他约好的王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