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讨伐再次失利,但难掩他们的伟大】
【我们还有未来吗!】
【唯一发现本体的灾祸我们却无能为力】
悲泣、绝望的内容出现在报纸中。
黑夜灾祸、植物灾祸虽然同样在灭绝这个世界的生机,但远没有第三灾祸直观——前两种起码人们还能逃避:把自己关在温暖明亮的小屋。
寂静之时不同。每一次降临,离去后都有无数家庭为之悸哭。
学者们正在想办法,试图研制可以让婴儿在短时间内昏睡的药物,但进展缓慢。能快速使人昏睡的药物不可抑止的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弱小的婴儿更难承担这种副作用。
除了往常一样的四份报纸,今天还夹杂了一份新的报纸。
《信仰者报》
这份主眷大陆地区的报纸态度相反。他们抱怨这次行动的莽撞,担心两次袭击会惹怒第三灾祸,带来更大的麻烦。
cc女王驾到 第五晨曦.
这种阴谋论显然亵渎了牺牲者,但它又契合人们内心的阴暗想法——许多人都这么想并购买了《信仰者报》,不然它不会出现在这些报纸之中。
归根结底在于他们失败了,而剩下的人需要为此承担苦果。
有些讽刺的是,今天的寂静之时仍然只针对人类,仍然只持续十几分钟,悄然褪去。
它好似不在意人类的反击,我行我素。
而陆离变得比往常更沉默,就连愚钝的吉米都发现了这点。
第二天的报纸,几大报纸都在抨击《信仰者报》的观点就像笑话:家里被盗贼占据,难道不想办法赶走他还要每天向他祈求讨饶?
如果祈求有办法,也许人们不会吝啬自尊,可惜他们与怪异天然对立。
狮子永远不能与牛羊共居。
送完报纸的商人准备离去,安娜忽然叫住它:“把我们送去荒芜之地要多少调查点。”
“700调查点。”
折合7000先令,快与去列侬群岛一个价格——因为没有船只敢靠近第三灾祸的发源地。
等到商人离开,安娜回头。陆离一潭幽深死水般的眼眸泛起涟漪,默默看向安娜,等待回答。
“我们该做些什么。”
这话从安娜口中说出让人诧异,她从来都是将陆离的安全放在首位——
而陆离的反应也让安娜诧异,他轻轻摇头:“我什么也做不了。”
安娜却不这么想:“我相信你能做到,就像面对沼泽之母那样。”
“不一样。我没想对峙沼泽之母。”陆离平静回答。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沼泽之母事件是意外,他只是接受乔乔的委托去寻找她的哥哥奥利弗。
安娜有些失望地垂下暗红色的眼眸:“连你也不行吗……”
她以为陆离会向之前那样。
“嗯。”
陆离从不吝啬自身的善良,但他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比如对抗绝对无法战胜的存在:比如暂时无解的寂静之时。尽管它的仪式简单到只要有恶灵广播就能躲避。
他只会做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救搁浅的鱼。
烹饪好食物,等待寂静之时到来又离去后,安娜像往常一样离开望海崖,去废墟狩猎。
安培这几天食量很大,甚至杰米分出自己的一半给它都不够。蕾米猜安培可能要准备冬眠了——如果是这样,那说明她曾经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
安培是被驯化、培育出的怪异。
就像血色蒲公英,怪异力量与这个世界的植物融合。
说起血色蒲公英,这两个星期里,大陆南部被它袭击的只有零星村庄。湿气和持续的暗沉天气让它们肆虐不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它们会腐烂在泥土里,成为大地的养分。
又或是在某个时刻破土而出,生长出一片血海般的蒲公英田。
……
水手街区
苍凉空荡的街道不符旧日的繁华喧嚣。
随处可见破碎的窗户和倒塌、烧毁的房屋。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赛莉卡·达莱尔打量她的新避难点。
一个不太结实,但像家一样的二层小屋,家具居然都还维持着原样。
赛莉卡·达莱尔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可惜她仍得躲在地下室中。
“比你那里更安全。”安娜说。
这是一部分事实。水手街区比赛莉卡·达莱尔的藏身之处离贝尔法斯特中心更远。
独步大千 鹿食萍
另一部分事实则是在二楼她能看到与陆离曾经的“家”。
有安娜在,赛莉卡·达莱尔可以暂时不用去幽暗的地下室布置新家。她坐进一张椅子里,奇怪地问:“这次不附身了吗?”
因为失去下嘴唇,她说话有些漏风和含糊不清。
“嗯。”
安娜得先歇歇……
我的出黑生涯 百思可乐
尽管对赛莉卡·达莱尔附身让她如获新生,情绪不再坠向深渊,但就仿佛是副作用,对陆离的情感越发炽热乃至狂热。
甚至有时难以抑制附身赛莉卡·达莱尔去望海崖接触陆离的欲望。
安娜在想办法,能在狂热和冷漠之间找好平衡。
“我失败了。”她轻叹着,带着遗憾又有些松了口气。“他不打算离开望……安全屋。”
“很正常,不是所有人都是英雄。”
赛莉卡·达莱尔带着嘲弄说道。话音落下,令她喘不上气的刺骨寒意攀爬上灵魂。但她罕见的执拗坚持自己的意见,指着自己失去的下嘴唇:“我曾经就像你一样在乎一个男人。”
她从座位离开。安娜的胁迫打破了赛莉卡·达莱尔虚妄的错觉,这里并不是家,对面纯净圣洁的白裙少女也不是天使。
“而现在我每次吃东西食物都会沾上铁锈味。”
现在,她要去整理地下室,接下来一段时间她还要住在那里。
“你什么都不知道。”眼眸里的冷意渐渐褪去,安娜跟随着赛莉卡·达莱尔,看着她边收拾落满灰尘的地下室边说了许多陆离的事。
“我收回先前的话。”
已经收拾好地下室的赛莉卡·达莱尔最后把收音机放到台阶下。如果收不到希姆法斯特的信号,她还得再往上挪些。
赛莉卡·达莱尔抚开额前沾染汗珠灰尘的头发:“他的确是个优秀的男人。”
所以居然会让一只怨灵死心塌地?
赛莉卡·达莱尔荒诞地想。
“但他不愿出来,你要怎么触碰他?”
“会有机会的。”安娜说道,又在心底想道。
会有机会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