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道:“好像确实有点跑题了。”
苏渊夜嘿嘿一笑:“不过现在搞投资,确实挺合适的。”
李闻点了点头:“那倒是。”
这时候,王萌从旁边经过,纳闷的说道:“你们两个不是大能吗?大能还需要搞投资?”
李闻和苏渊夜都是微微一愣。
对啊,大家都是大能啊,大能还需要这样吗?大能在任何时候都不缺钱啊。
李闻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对苏渊夜说道:“让苏兄见笑了,以前穷日子过得太多了。现在不缺钱了,但是意识没有跟上。”
苏渊夜也说道:“我也是,我也是。不过李兄乐善好施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据说李兄到目前为止,依然是在捐款排行榜的榜首上面。”
“尤其是那一次,对男科疾病诊疗中心的捐款,令人叹为观止啊。”
“虽然有不少人说,李兄是因为同病相怜才捐款的,但是我绝不这么认为。李兄一定是单纯的想要捐款而已。”
李闻瞪了瞪眼:“哪个王八蛋说我是因为同病相怜?”
苏渊夜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好像是钱院长说的。”
李闻向钱院长的办公室看了一眼,然后干咳了一声,低声说道:“你是不知道,其实我一直把钱院长当成自己的亲人。”
苏渊夜嗯了一声:“这个我知道,恐怕人间所有人都知道。钱院长是你的导师,是你的慈父嘛。”
李闻:“……其实我们算是朋友。”
他呵呵笑了一声:“我其实内心深处,是很尊重钱院长的,所以钱院长的难言之隐,我们不管吗?我能任由钱院长身患隐疾,因为面子不肯说出来,而独自承受痛苦吗?”
王萌疑惑的说道:“为了面子?钱院长要面子吗?”
李闻:“……怎么哪都有你?”
王萌嘿嘿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李闻感慨的说道:“所以啊,钱院长要面子,那我就只能不要脸了。钱院长不肯说的事情,我就帮他做。钱院长不敢做的事情,我偷偷帮他做。”
苏渊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真是一出父慈子孝的好戏啊。”
李闻:“……”
他干咳了一声:“其实我们算是朋友。”
苏渊夜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钱院长在很多场合说过,他和子女相处的方式,更像是朋友。”
李闻:“……”
苏渊夜丝毫没有注意到李闻的脸色,他还处于自己的想象中:“这么说来,李兄是为了给钱院长治病,才捐助了男科医院。可是……医院虽然多,钱院长不肯去治疗,那不还是没有用吗?”
李闻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像钱院长这样的男人很多,他们需要治疗,但是又不肯去治疗。难道他们不知道治疗的好处吗?”
“他们不肯去,无非是因为社会舆论的压力罢了。好像男人去男科医院,就很丢人一样。”
“就譬如前几年,我们茹毛饮血的时候,谁也不穿衣服。现在呢?稍微穿的暴露一点,就被说成是伤风败俗。”
苏渊夜干咳了一声,说道:“李兄的这一句前几年,可真的是……挺靠前的。”
李闻说道:“以大能的视角和寿命来说,那可不就是前几年吗?”
苏渊夜连连点头:“没错,没错,那确实是前几年。”
李闻接着说道:“所以,我给男科医院捐款,并不是要钱院长去治病。而是要改善社会风气,我要让社会上的人认为,得这个病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这个病可以治,而且必须要治。”
“当社会风气开放之后,看男科就像是喝酒吃饭一样简单。到那时候,钱院长自然就去了。”
苏渊夜使劲点了点头:“真周到,想的真周到啊。生子当如李大能。”
李闻:“……”
他有些无语的对苏渊夜说道:“怎么今天你一直在儿子上面打转?”
苏渊夜愣了一下,然后对李闻说道:“惭愧,惭愧,我老婆怀孕了,我满脑子都是这件事。”
李闻哦了一声:“理解,理解,恭喜,恭喜。”
苏渊夜抱了抱拳,说道:“同喜,同喜。”
李闻和苏渊夜客气了一会。苏渊夜又说道:“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这个钱院长……那是当世大能啊。这样的大能,也会有男科问题不能解决吗?”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对苏渊夜说道:“苏兄有所不知啊。这个问题,大多数时候其实是心理问题。”
“这就类似于怨气,盘旋在脑海中之后,就再也挥之不去了。普通人遇到这种事,就够糟心的了。而钱院长是大能,遇到这种事,很容易转化成怨气,和魂魄融合在一块,再想要驱逐,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苏渊夜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李闻说道:“所以,他必须去医院,听一听专业医生的讲解,才能打开心结。”
怪 廚
苏渊夜恍然大悟,对李闻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道:“我们是不是又跑题了?现在说回到人间的问题上来。人间的念力研究,在你看来,全都是瞎扯吗?”
苏渊夜嗯了一声:“全都是瞎扯。首先,他们的理论就是错的。其次,他们各种中饱私囊。就算有一两个人,是真的想要做事,但是他们的举动,改变不了大局。”
“这样的研究,是需要成千上万人的配合的,一两个人起不了太大作用。”
李闻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有些失望的说道:“本来以为,人间有很多聪明才智之士,也许能有帮助修行人,研究出念力的原理来,现在看来,多半是不行了。”
说到这里,李闻皱了皱眉头:“可是不对啊。吴能的研究成果,我都详细的分享给人间了。难道人间人就没有任何借鉴吗?怎么他们选择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道路?”
苏渊夜说道:“或许,他们是不想在你的庇护之下,在你的羽翼之下进行研究吧。他们想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李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人间,无论何时何地,都有这样的风骨的。”
李闻把鼠仙偷回来的资料给苏渊夜看了看。
苏渊夜看完之后,摇了摇头,对李闻说道:“用处不大,不过可以作为排除法,排除出去。”
李闻随手把资料丢给了内心世界中的吴能。
然后苏渊夜告辞离开了。
苏渊夜走到半路上,又折返回来了。
他走到钱院长窗外,看着那个正在辛勤工作的身影,不由得感慨万千。
“钱院长,钱院长?”苏渊夜在窗外轻轻地呼唤着。
钱院长连忙把什么瓶什么梅藏了起来。
他正襟危坐,然后缓缓地扭头,看向窗外,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了?”
魔 教 教主 的 退休 生活
苏渊夜说道:“院长,我是在你背后默默地支持者你的。不要讳疾忌医,都会过去的。”
钱院长:“啊?”
苏渊夜小心翼翼的说道:“其实,我们同病相怜,所以……你也要加油啊。”
钱院长:“啊?”
苏渊夜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在回真人总部的路上,苏渊夜一脸感慨的想:“没想到啊,李兄年纪轻轻,居然还懂这些。”
“没错,这就是心理问题。怨气已经和我的魂魄融合在一块了,我得早日解开心结。否则的话,堂堂大能,竟然如此无力,太说不过去了。”
与此同时,钱院长又把桌子下面那本书拿出来了。
“嗯……梅花的插画艺术,先要选择一个好看的瓶子,然后选择含苞待放的梅花……”钱院长挠了挠头:“想要提升自己的品味,真的很难啊。”
…………
这时候,围绕着永康精神病院,已经布置好了三道结界。
除了明面上这三道结界之外,还有数不清的陷阱。
可以说,永康精神病院,是整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李闻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杰作,雀仙忽然找上门来了。
李闻笑眯眯的说道:“好久不见啊。夜猫子上宅,无事不来,你这次有何贵干。”
雀仙翻了翻白眼,对李闻说道:“李闸有消息了,你去看看吧。”
李闻惊奇的说道:“他不是被切成片了吗?”
雀仙说道:“我们把他拼好了。”
李闻惊奇的说道:“每一片都一模一样,你是怎么拼好的?”
雀仙说道:“很简单啊。既然所有的都一模一样,那就随便拼一下就行了。”
李闻点了点头:“好有道理啊。不过拼完了之后怎么样?效果出来没有?”
雀仙说道:“效果挺好的。现在能吃饭能喝水,能说话能睡觉,和普通人差不多。可见我瞎猫碰死耗子,给他拼的挺成功的。每一片都到了正确的位置。”
李闻幽幽的说道:“这种概率比较低吧?”
雀仙嗯了一声:“确实不高,但是我做到了,是不是挺佩服我的?”
李闻点了点头。
很快,他们看到了拼接好的李闸。
李闸身上裹着白色的绷带,有点像是木乃伊。
李闻说道:“如果把绷带拆了,他会散架?”
雀仙说道:“那倒也不会,我只是觉得,如果给他裹上绷带,更符合他的人设。”
李闻点了点头:“有见地。”
他问李闸:“你还记得我吗?”
李闸点了点头:“你是李闻。”
李闻满意的笑了:“你在那片云上面看到了什么?”
李闸有点不放心的左右看了看。
雀仙和狗仙说道:“没事,有什么话你就说,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呢,都会保护你的。”
李闸小声说道:“那我就……说了?”
李闻等人点头:“说,大胆的说,毫无顾忌的说,肆无忌惮的说。”
李闸说道:“我看见了未来。”
“在未来的某一天,李闻做了人间的暴君。他统治了世上的万千生灵,并且残忍的吸收这些生灵的念力生机和能量。”
“对了,他还创造了新的人类。并且用新的人类,代替旧的人类。这新的人类不知道休息,没有反抗意识,就像是蚂蚁一样,只知道给李闻干活。”
雀仙和狗仙都一脸警惕的看着李闻。
李闻有点无奈的对李闸说道:“你是说,我做了暴君?”
李闸像是刚刚意识到这一点一样,惊讶的看着李闻,然后说道:“哎呀呀,居然是你?”
李闻:“……”
他想了想,随手把李闸身上的绷带拆了,然后拍了一下,李闸的魂魄顿时四分五裂,又变成了很多片。
雀仙幽幽的说道:“怎么?被人道破了心事,就要杀人灭口吗?”
李闻摇了摇头:“倒也不是杀人灭口。只是……验证一下。”
随后,他随手把李闸拼了起来。
重新拼好的李闸,和刚才的次序并不相通,可是新李闸依然能吃能睡。
他愣愣的看着众人。
李闻又问道:“你在那片云上面看到了什么?”
李闸说道:“我看到古老造反了。”
李闻:“啊?”
李闸说道:“古老是隐藏在人间的奸细。他杀了所有人。所有的大能都被他偷袭了,然后人间毁于一旦。”
李闻听得心惊肉跳。如果不是后面的话,李闻几乎要信了。
谁知道李闸接下来说道:“古老杀了所有人之后,做了人间的暴君。他统治了人间,强迫大家上交念力能量和生机。”
“对了,古老还创造了人类。这人类是按照古猿的形象创造的。所以后来有人认为,人类是从猿猴进化来的,其实不是那么回事,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李闻说:“别扯淡,基因检测什么的,早就证明了……”
李闸呵呵笑了一声:“对于大能来说,那不是很简单吗?”
李闻叹了口气,然后随手把李闸打乱。
这一次,李闸又换了一副说辞,对李闻说道:“要小心地仙,地仙很危险。他想要做暴君。”
雀仙和狗仙智商再低,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他们问李闻:“这是怎么回事啊?这家伙怎么见谁说谁是暴君?”
李闻笑眯眯的说道:“可以想象,在未来是一个很奇异的社会。那个社会,所有人都是皇帝,于是人人平等自由。”
雀仙:“……”
李闻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同情的说道:“你被人骗了。这家伙是那片云派下来挑拨离间的。他根本不是真正的李闸。。”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