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小說推薦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无限召唤:碾压诸天万界
帝国高手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丝毫不给李沐清说话的机会,其他的沈家高手看到这一幕之后,也不好多问什么,没办法呀,帝国高手实力在他们之上,他们根本就无法反抗。
而且沈家之内等级森严,即便是帝国前来的高手实力不如他们,可是依旧是不敢对帝国前来的高手出手,这就是沈家威严的制度。
姜黎站在城墙之下看着帝国高手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露出了冷笑,又看着李沐清,眼神之中更是露出了嘲笑的意思。
“姜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和老师到底说了什么?”
“哈哈哈李沐清,怎么你也害怕了吗?”
王国皇帝李沐清气的直接拍在了城墙上面大声吼道。
“姜黎你少得意,你可别忘了你的岳父岳母还在朕的手上,如果朕愿意随时都可以处罚他们。”
“哈哈哈!李沐清,之前你说这话我还相信,但是现在恐怕你没那个权利了吧。”
听到这话之后李沐清心里面猛人大震,看来自己的老师和姜黎达成了某种协议了。
“不行!坚决不能让他们达成协议,坚决不能让姜黎成功进入沈家,否则我的一切都完了,姜黎!老师不让我杀你的岳父岳母,老子偏要杀,老子就是要你和沈家决一死战。”
可以说此时此刻,李沐清已经开始疯癫了,就像他的父皇那样,到最后也是疯疯癫癫被心魔所占据,从而导致了身死道消。
然而此时此刻,帝国高手刘老在这白虎王国之中可以说是只手遮天,李沐清此时此刻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白虎王国被帝国的高手拿捏在手里随意玩弄。
“噶滋滋。”
在这一刻,皇城的城门打开了,姜黎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冷冷一笑,看来在这个帝国高手的眼中,自己的地位比李沐清的地位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吧。
“有点儿意思,看来这个老家伙还非把我招过去不可。”
看着被打开的城门,姜黎便知道这个便是帝国过来的高手对他的示好,姜黎也不客气,直接骑上战马走了进去。
走进城后,穿过长长的通道便看到了王国皇城的房屋建筑,姜黎浑身是血的走进百姓眼中的时候,立刻就引起了恐慌。
百姓们吓得立刻退在了边上,刚看到姜黎的面庞之后,所有的百姓在这一瞬间内心深处猛然颤抖起来了,这个姜黎又来了。
可以说姜黎上一次在白虎王国里面所造成的轰动太强了,姜黎的是这张脸被所有人记了下来。
如今这张脸再一次出现在白虎王国的皇城,这些百姓们一个个也是怕的不得了,生怕眼前的这位杀神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灭了,然而当他们看到姜黎对他们不理不睬的时候,百姓们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汗血宝马从他们的身边缓缓走过,很明显可以闻得到一股血腥的味道在他们的鼻腔里面疯狂的乱窜,汗血宝马浑身上下夹杂着杀气或血腥之气让所有的百姓几乎呕吐出来。
“好了,你们无需惧怕,你们仅仅只是百姓而已,在我的国度里面,所有的百姓都是丰衣足食,对我感恩戴德,如今我的到来,你们应该感觉到高兴和幸运,不要害怕,你们不是我的敌人,们将会是我的子民。”
姜黎霸气的说完这话之后,这才快速离去,身后的百姓听到了姜黎这话之后一个个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被王国皇室传的神乎其技的一个杀神,居然会有如此一面,莫非白虎王国皇室里面所传出来的消息有假吗?还是说姜黎专门惺惺作态呢?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原因,姜黎不杀他们便是好事儿,作为百姓就想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生活。
姜黎走在城中,偶尔便可以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庞,这都是自己山猫营的军士啊,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双方早有约定,即便是见面了也装作不知道。
那些乔装打扮了山猫营女战士看到姜黎如此模样之后,心中也是大吃一惊,虽然不知道城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他们也听到了城外那种喊打喊杀的声音响起,想来他们的陛下也是杀了不少人,否则浑身上下真会爆出如此强烈的气息呢。
南宫府外面,姜黎停在这里,虽然时隔几个月了,南宫府因为无人居住,隐隐的长出了一些杂草。
大门上面可以说灰尘满布,虽然还没有变成那一种空无人烟,然而此时此刻的南宫府仿佛少了一点什么东西。
“唉,终究还是来到这里了,没想到辗转数月,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南宫大帅你放心吧!朕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姜黎下了汗血宝马,走上前去缓缓的推开了这扇大门,至于大门上面的封条,或许对白虎王国来说十分崇高。
但是对于姜黎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效果,白虎王国如果有脾气那就来找他的麻烦呗,姜黎正好求之不得的。
打开房门之后,姜黎看到了南宫府院子里面野草横生,原本栽种很好的树木花草,在这瞬间也全部都被杂草所覆盖,还有很多花花叶叶全部枯死在这里,真的是人去楼空啊!
姜黎召回汗血宝马收回霸王枪,一个人在这院子里面缓缓的走着,时隔数月,但是这里的记忆依旧很清晰,看着大厅桌子上碗碟里面还残留着一些饭菜残根,只是过去这么久了,早已经变得干枯无比,姜黎明白,这是一顿没有吃完的饭。
很明显可以见得,当时南宫大帅一家人被抓走了时候是多么的匆忙,姜黎几乎是每一个房间每一个房间的去查看了一下。
特别是进入南宫丽颖的房间时候,发现南宫丽颖的房间也是灰尘散乱,还有不少衣服,梳妆台上一面铜镜缓缓放在那里。
姜黎看着这一切之后,总感觉到心中是那么的悲伤,可以说此时此刻的南宫府所有的家当都没有带走,只要打扫一下灰尘便可以拎包入住。
姜黎坐在了南宫丽颖曾经睡过的那张床上面,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不但在怀念自己的情感,同时也在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做?
原本自己以为想要进入城池当中会很麻烦,可是没想到这个帝国高手居然对自己网开一面,想要招揽自己,姜黎想来真是可笑,真是世事难料哇。
“如今也不知道李沐清到底要如何处理南宫大帅?想来原本劫法场,但是经过今天的事情变化之后,想来南宫大帅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危险,看来绝对不能够坐以待毙。”
姜黎进城之前看到了王国皇帝李沐清当时那种怨恨的眼神,姜黎隐隐可以感觉得到,恐怕也就是因为自己和帝国的高手谈话之后,导致了王国皇帝李沐清心生反叛。
“不好,要出事情。”
姜黎猛然站了起来,直到这一刻忽然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既然李沐清已经心生反叛,已经不再听他老师的话。
那么南宫大帅一家人必定会是随时拥有生命危险,姜黎明白李沐清想杀他,想得恨之入骨,而李沐清的老师又想保他,如此一来,事情定不会按照自己的原本计划行走。
“如今李沐清在这白虎王国之中耳目众多,亲信众多,虽然帝国高手能够以实力镇压,但是也只能镇压李沐清,却镇压不住李沐清手下的党羽,如果我猜的不错,恐怕李沐清连夜就会对南宫大帅夫妇进行杀害。”
姜黎想到这里之后,立刻走出了南宫府骑上汗血宝马朝着天牢的方向而去,可以说一路上几乎是无人敢挡,姜黎浑身上下的血迹都还没有干枯。
就连城外的30万大军都挡不住姜黎的疯狂杀戮,他们区区这点人又如何能够挡住姜黎了?
在收到帝国高手已经发布的命令这段时间不得为难姜黎,这些巡逻的军士当然也不可能没事儿找事儿专门跑到姜黎的面前去送死。
来到天牢外面的时候,姜黎看到了天牢紧闭。
“站住,天牢重地外人不得接近。”
姜黎走上前去,一巴掌直接拍了过去,顿时把这个军士给打的头昏脑涨。
“混账!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子是谁。”
姜黎的脸上原本被一些血迹所遮挡,听到这话的时候,这些军士这才认真看起来,当看清之后,猛然吓得连忙后退屁滚尿流。
“姜黎,这,这,居然是你,你要干什么?”
看着这些军士一个个吓得颤抖不已,姜黎嘴角微微一笑,顺手抓起了一个很像这儿头领的人。
“告诉我,南宫大帅他被关在什么地方,你只有一次机会。”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这个头领吓的大小失禁,一股难闻的气体冲了出来,姜黎说话必定算话,给他一次机会,那么就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说错了,自己的下场不言而喻。
“在在在在,最深处的牢房里面。”
姜黎丢下了这个首领之后,这才说到。
“立刻带我去。”
姜黎的神威可是在这里摆着呢,这些军士怎么可能敢于反抗,只能站在前面带着姜黎朝着天牢深处走去。
不远处外面的一个角落里面,帝国的高手缓缓的走了出来,嘴角露出了冷笑。
“呵呵,姜黎你进去了呀!也罢,让你成功救出你的岳父岳母,也算是老朽的一番心意,只希望到头来你能够理解,别到时候做出什么糊涂事儿来。”
说完之后,帝国的高手这才缓缓转身离去,姜黎的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权限,他必须要去商议一下。
姜黎之所以这么顺利的来到天牢,也正是因为这个帝国高手暗中所做的一切,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如此顺利呢?
但是同样的,皇宫之中皇帝李沐清也在姜黎进入天牢的一瞬间接到了消息。
神话从聊斋开始
“呵呵,姜黎,本以为你是英明神武,聪明绝顶,没想到你是自掘坟墓啊,天牢可不是乱闯的呀,这一次必定把你留在这里,天牢就是你最好的归宿。”
王国皇帝李沐清看着身边的心腹缓缓的说道:
“传我命令,立刻封锁天牢出口,用巨石堵住,点燃天牢里面预先埋藏的干枯柴火,朕要姜黎活生生的被烧死在里面。”
原来这一切也是李沐清故意而为之,李沐清明知道姜黎必定会想到自己会提前对南宫夫妇动手,也因此将计就计,在沿途的路上撤掉了很多的防卫军,以此请君入瓮,在此时此刻姜黎在天牢之中丝毫不曾察觉危机已经来临。
天牢里面,姜黎在军士的带领下,快速的朝着最深处的那一间牢房走去,看着满地的杂草枯木到处都是,姜黎忽然感叹到天牢的环境也太差了,姜黎也没多想,毕竟牢房嘛,关押的本就是犯人,环境脏乱一点也无可厚非。
“就在前面了。”
军士在前方的牢房指了一下,姜黎缓缓看去,前方最坚固的一座牢房几乎可以说是用钢筋所打造,姜黎快步冲上前去立刻在牢房之中查看起来,但是光线昏暗看不到。
“南宫大帅,南宫大帅?”
姜黎急切的吼叫,隐隐的可以看到墙角里面一个人正在沉睡。
“快打开牢房!”
姜黎转过身来,正准备让军士打开牢房,可是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军士早已经消失不见,
“不好,这是陷阱。”
可以说姜黎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随后脑海里面之前画面的一幕幕全部闪现出来,枯草枯树叶,枯木,柴堆在牢房满地都是。
“火攻,不好,是有人想要把我故意堵在这里,让大火活生生的把我烧死。”
姜黎知道时间紧迫,一时之间也来不及分析到底是谁要灭了自己,虽然明知道自己和王国李沐清有仇恨。
但是李沐清绝对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布置这一切,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中间有第三者,只可惜时间紧迫,姜黎根本就不可能去思考这一切。
大门无法打开,姜黎发了狠,直接召唤了霸王枪狠狠的把大门的铁链打断,姜黎冲了进去一把抓着墙壁那个人。
“南宫大帅醒醒。”
姜黎一把翻过此人,然而猛然寒光乍现。
“假的。”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一把明晃晃的刀子猛然朝着姜黎的腹部而来,姜黎没有丝毫的防备,刚才心急情节之下,也是忘记了这个人会不会是真正的南宫大帅。
“噗嗤。”
姜黎猛然爆退,然而已经晚了,匕首已经插进了自己的小腹,虽然不致命,但是却让姜黎感觉到了疼痛,如果姜黎刚才不退走的话,恐怕这一刀直接扎进了自己的内脏。
“叮——,警告,宿主已经中毒,请问是否花费1000万军魂点速解毒?”
“可恨,可恶!”
姜黎一把抓起此人,仔细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南宫大帅呀,根本就是自己不认识的一个人呐!
“去死,胆敢刺杀我!”
姜黎一巴掌直接拍在脑袋上,顿时打他脑袋四处开花。
“系统立刻解毒。”
“叮——,恭喜宿主解毒成功,扣除军魂点数1000万点。”
好可恨的毒药,好猛烈的毒药哇!居然就花费了1000万点,姜黎直接冲出了牢房,然而此时此刻,牢房里面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该死!可恶!”
姜黎后悔了,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自己会在这个天牢里翻船,看着前方熊熊火光几乎是挡住了自己前进的道路。
这个天牢可以说是建在地下的,墙壁十分坚硬,根本无法破开,无法打通整个墙壁,出去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前方了这一条火海。
如果姜黎强行闯出去,那么则会被大火活活的烧死,如果不闯出去,也会被这浓烟给闷死。
时间紧迫,千钧一发。
“哈哈哈,姜黎,今日你在劫难逃。”
突然之间声音传了过来,姜黎可以听得出来,这个声音不是别人的,正好就是王国皇帝李沐清的、
“李沐清,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暗算于我,朕不得不佩服你心思敏捷,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不见,居然变得如此阴险狡诈。”
“哼!姜黎这都拜你所赐,如果不是被你逼的,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果,这个天牢就是朕给你选的最终归属之所,怎么样还满意吗?你活着的时候正没人把你抓进天牢依法审问,等你死之后,让你的灵魂,永生永世被天牢镇压。”
姜黎心中愤怒不已,虽然明知道人死之后一了百了,但是自己毕竟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那么人真的死了之后会不会真如李沐清所说,永生永世待在这天牢当中无法出去呢。
但是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姜黎可以思考的了,因为此时浓烟滚滚,留给姜黎的空间越来越少,要么等死,在这里活活被烧死,要么冒险跳进火堆之中强行冲出去。
“李沐清,你把南宫大帅他们放哪儿了?”
“姜黎,实话告诉你吧,此时此刻,南宫大帅早已押赴刑场,再过一个时辰恐怕就会被砍头了,你还是先想一想你自己如何活着出来吧。”
李沐清说完之后,立刻对着身边的军士吩咐道:
“来人,把所有的燃料全部点燃给我扔进去,然后用巨石封住大门,在这里严加看管,坚决不能让姜黎活着出来,朕现在要亲自去监斩南宫大帅。”
李沐清说完之后转身就走,姜黎也听到了这话,顿时心中焦急万分,没想到在这里面栽了跟头。
“不行,必须要出去,否则不但自己会死,南宫大帅也会死。”
姜黎四处找了找,除了刚才枯叶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不得不说李沐清在这一次的计划当中想的的确周到,能够抵挡火焰的东西全部都被收走了。
“不管了,就算是要冲也得给我冲出去,我宁愿倒在冲锋的路上,也不能在这里活活憋死。”
姜黎异咬牙,随后便冲进了火海之中,浑身上下的霸王气劲在身体外面形成一道防护圈,可是依旧挡不住这熊熊火势。
姜黎感应到了一股灼热在自己的身体上面不断的缭绕,姜黎更不敢召唤霸王铠甲出来,一旦把王铠甲被烧了通红,那么自己就算是冲出了火海,也会被霸王改甲烫死。
“嘭。”
姜黎一个不注意冲了太快了,整个人直接撞在了墙上,
“混账,真是该死!”
姜黎之前进来的太快,根本就没有安心的去记这些路线,此时此刻,才感觉到后悔,一边寻找出路,一边在脑海里面不断的回忆之前刚刚走进来的时候,那个路线到底是怎么走的。
火光熊熊涛天,虽然偶尔有些缝隙,但是姜黎依旧是缓缓的向前推进,浑身上下在这热火之中被灼烧,霸王气劲也是消耗十分剧烈。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来,姜黎知道自己的皮肤被火烧了,恐怕以后都会留下一道疤痕。
此时此刻,天牢大火熊熊,无数的犯人在这些大火之中惨叫连天,然而姜黎丝毫不管不顾,能够保住自己的命就已经不错了。
“咳咳。”
滚滚浓烟直接呛到姜黎不断咳嗽,姜黎急中生智,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料,将自己的尿撒在上面唔在了嘴上,此时此刻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
浑身上下的衣服在这一瞬间都被大火熊熊点燃,姜黎一边拍打,一边向前冲锋,浑身上下了疼痛万分。
可以说让姜黎都要发狂了,刀伤内伤姜黎都不怕,但是此此刻就是把自己架在熊熊大火之中缓缓的烘烤,如此疼痛无法承受。
“不行,我不能倒下,我必须要冲出去,否则自己要死,南宫大帅也要死,我的国度所有百姓都会因为我的死亡而重新陷入悲惨的生活当中,我的百万大军还在等我归去,我的夫人都还在等我回家团圆,我不能死。”
心中有了信念之后,求生的欲望将会变得更加强烈,姜黎往前冲的速度太快了,变得越来越快,也在这一刻,脑海里面终于回忆起了自己当初进来的路线了。
好不容易冲到了出口方向,但是忽然感觉到了出口出的一块巨石挡在那里,借助火光中的缝隙,姜黎看到了这块巨石十分大,还有不少的火苗正在从这巨石的缝隙当中朝着天牢外面呼啸出去。
“该死,李沐清,如果老子成功逃离出去,必定会把你挫骨扬灰。”
“霸王暴走第二重。”
在这关键时刻,姜黎爆发出了浑身上下仅有的一丝霸王气境,顿时浑身上下的战斗力猛然达到的极致,提升了两倍之多,随后一掌狠狠的朝着这块巨石拍去。
“轰隆。”
巨石猛然震颤,然而此时此刻,巨石外面早就被很多重型的东西给压住了,姜黎根本就无法打开。
“老子就不相信呢,老子城门都能踢得开,你这一块巨石居然踢不开?”
姜黎一咬牙忍住伤痛,整个人重新退回到了火焰之中,计算着自己的步数,熊熊大火吞噬了姜黎。
然而就在这一刻,大火之中仿佛爆发了一远古气息,仿佛沉睡多年的洪荒巨兽在这一刻苏醒一般。
“轰轰。”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火光四射的人影,猛然从火焰里面冲了出来,浑身上下冒着熊熊大火。
“给我破。”
霸王气劲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爆发出来,姜黎的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这一块巨石的上面,顿时强大的霸王气劲直接震碎了这块巨石。
天牢外面,一股气劲直接崩溃出来,所有的遮挡物在这一掌之下,基本上全部被粉碎开来。
姜黎看着自己一掌拍碎巨大的石头心里面总算松了一口气,随后直接把这些碎裂的巨石粉碎,天牢出口直接出现了,姜黎夹杂的浑身火光猛然撞开杂物,整个人出现在了天大的外面。
“杀——,”
“陛下有令,杀掉姜黎赏金万两。”
几乎可以说就是在姜黎冲出来的一瞬间,四面八方忽然出现了大量的精英军士朝着姜黎杀来。
姜黎也是大吃一惊,整个人此时此刻本来就是达到了力竭的程度了,这个是想要再战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是姜黎依旧没有停下来,直接滚在了地上不断的翻滚,自己浑身上下被烧焦的衣服,在姜黎不断的翻滚之中终于把大火扑灭了。
出现的一股浓浓的烧焦的味道传来,就好像自己的肉被火烤熟了一般,就差油盐酱醋了。
扑灭身上的火焰之后,姜黎这才大口大口的喘气,丢下了手上的布料,一双眼神通红,丝毫不理会身上的伤势,看到这些冲过来的军士姜黎半跪在地上。
“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想到我姜黎三军统帅,堂堂一国之主,拥有万夫之勇,没想到今日却要栽在尔等手里面,老子不甘心。”
姜黎正准备进入系统开始召唤军士,然而在这一瞬间,忽然姜黎感受到了另外一股强烈的杀气传来。
“杀——。”
猛然之间,数到到女子声音传来,姜黎大吃一惊,这就是自己的山猫营啊!姜黎只看到了这些精英军士的各方出现了手拿修罗双刀的女子。
一路势如破竹,一路过关斩将,在这一刻,姜黎算是第一次看到了山猫营真正的战斗力,看了这些精英军士被打的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不好,后背有埋伏,赶紧迎敌,其余人等立刻击杀姜黎。”
一嗓子吼叫出来之后,这些进行军士兵分两路,一路朝着山猫营杀去,另一路直接朝着姜黎杀来,虽然明知道此时此刻姜黎已经是穷途末路,然而他们不敢赌,万一姜黎还真的有后手呢?
山猫营的修罗双刀十分锋利坚硬无比,几乎是一个照面就直接破掉了这些精英军士手上的武器,一刀两断。
随后无情的刀锋直接插进了这些军士的身体,残忍的屠杀在这一瞬间展开,姜黎终于看到了希望,自己也是猛然的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的开心。
原来从姜黎进入皇城之后,山猫营的军士就在暗中跟随姜黎,虽然他们得知姜黎的命令是不让靠近,然而他们依旧是放心不下,这才远远跟随,可是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也好在他们如此细心,否则的话,姜黎恐怕真的就陷入绝境了。
“姐妹们给我杀,救出陛下诛杀这些叛贼。”
十几个山猫营的女军士虽然说人是不多,但是战斗力极为强悍,又凭借山猫营的专用战法和专用装备,杀的这些上千的军士心惊胆寒。
地面上铺满了精英军士的尸体鲜血直流,平时看上去唯唯诺诺的小女子此时此刻居然变得如此强大。
同时也在这一瞬间,王国的精英军士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些女子,哪里是什么普通女子啊,这根本就是精英之中的王牌。
姜黎忍住伤痛缓缓的站了起来,此时此刻,整个人都是披头散发,脸上一块焦黑,看到前方的战斗,姜黎心里面此时此刻已经是怒气冲天,虽然浑身上下依旧是虚弱无比,但是姜黎不敢停留。
“系统,此时此刻,戚家军何在?”
“叮——,宿主,戚家军已经安全进入皇城,并且一直在宿主不远之处,宿主只要一声召唤,戚家军便可出现在眼前。”
姜黎听到了系统的话之后,嘴角缓缓的露出了微笑,随后姜黎这才走进了王国的精英军士阵营当中,既然三猫营已经到来了,姜黎就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几乎是不到片刻之间,十几个女子便把这上千的精英军士杀的片甲不留,就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随后山猫营这才来到姜黎的面前猛然跪了下来,十分焦急又担忧的说道。
“属下救驾来迟还望陛下恕罪。”
姜黎站在这些女子中间,浑身上下一股帝王之气爆发出来了。
“真是混账,谁让你们来救,你们可知道这一次差一点坏了大事儿。”
“陛下,还请陛下恕罪!属下愿意认罚,但是看到陛下身临险境,属下着实担心。”
姜黎也是为了吸了一口气,毕竟三毛赢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啊,
“好啦,朕暂时不怪罪你们,起来吧,现在你们立刻赶往城门给我埋伏好,等待朕的命令。”
“是,陛下。”
看到山猫营随后乔装再次消失在了视线之中的时候,姜黎也是感觉到了震撼,没想到山猫营女子军团居然战斗力如此强悍。
“汗血宝马何在?”
姜黎一声大吼,下一刻,汗血宝马出现在了姜黎的身边,姜黎跨上了汗血宝马召唤出了霸王枪和霸王甲,随后朝着法场快速赶去,因为姜黎知道李沐清必定会杀掉南宫大帅,以此来解他心头之恨。
汗血宝马感受到了姜黎身上的怒气,可以说奔跑起来也是浑身散发着一种煞气,汗血宝马也发怒了,皇城之中街道上,此时此刻许诺军士密密麻麻,姜黎丝毫顾不上这些,只身冲进了巡逻军士当中,顿时皇城之中哀嚎满天。
“报——,陛下,不好了,姜黎杀出天牢,斩杀了所有的军士,目前单枪匹马已经朝着法场杀过来了!”
法场这里,李沐清坐在监斩台上面,自从自己认为自己解决掉了姜黎之后,李沐清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仿佛心里的那一个恶魔已经消失不见。
正当李沐清高兴的时候,这个消息却重新把李沐清从天堂拉到了地狱。
“混账,怎么可能?”
李沐清猛然一拍桌子,顿死浑身上下一开始气的发抖,一股恐惧猛然袭上心头,李沐清明白这一次姜黎没有死,那么这个就该轮到他死了。
“陛下,此事千真万确,姜黎已经杀过来了,还望陛下定夺。”
李沐清心里面的恐惧在这一瞬间被无限放大,姜黎的气势姜黎的战斗力和姜黎的恐怖在他的心里面一次又一次的播放出来,双手不断颤抖起来。
“快,给我立刻斩掉南宫大帅!”
说完之后,李沐清猛然转身,在众人的搀扶下就离开了。
“快,护驾护驾。”
然而也在这个时候姜黎的声音出现了。
“李沐清,还往哪里走,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李沐清回头一看,顿时看到了街道末尾匹白色战马,身穿红袍的姜黎,正在一路横冲直撞杀的自己的军士丢盔弃甲,正在快速的朝着他杀过来,李沐清吓得立刻夺路而逃,并同时大声吼叫。
“快,快,快,斩杀南宫大帅快!”
听到这话之后,刽子手的屠刀缓缓的举起了,南宫大帅和他的夫人此时此刻跪在台子上面,眼泪都流了出来,虽然听到了姜黎的声音让他感觉到了十分激动和兴奋,然而,即便是姜黎如何强大,但是此时此刻依旧保不住他们的命了。
“夫人,你害怕吗?”
“夫君,我不怕,能够和你死在一起,我很高兴。”
南宫大帅的眼泪流了下来,整个人哭的不成人样,他们都知道自己的生命将在这一刻被终结。
“夫人,是我对不起你呀,都怪我不好,当初应该把你们全部带走,否则哪里会有今日的下场?”
南宫大帅哭的不成人样,眼泪一滴滴落了下来,片刻之间就打湿了地面,南宫夫人也是哭着,但是哭的微笑起来了。
“夫君不要哭了,人生总有一死,早死,晚死又有何区别了?但是妾身能和夫君死在一起,那是臣妾莫大的福分,走了也就走了吧,至少咱们的女儿还活着。”
南宫大帅伤心的点了点头,他知道他们夫妻死了也没什么,只要南宫丽颖还活着,只要姜黎还活着,那么一切将还会有希望,至少南宫家不会断了香火。
“哈哈哈哈,李沐清你这个王八蛋,姜黎一定会为我们报仇哒!哈哈哈哈。”
南宫大帅放声大笑,可以说自己在这白虎王国里面憋了几十年的气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了,整个人猛然轻松了不少,仿佛在这一刻,他们夫妇已经把生死看的很淡。
“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