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高飞也奇怪的看着田悠表示疑惑。
田悠尴尬的说:“知道自己要被赶走了,所以将银票自己留着了,拿首饰支出。出门在外,银票比起首饰更好用!”
苗媛恍然:“可是,府上后续的支出,你可留了足够的?”
屌丝的春天
田悠嘴角一抽,有些心疼。
“我倒是没夫人想的仔细,待会,待会就多留一点首饰,保证足够相府一个月的开销!”
苗媛放下心来:“其实,也不是小气那些钱财,只是不能因为田姨娘你自己方便了,而让整个相府的人受罪!”
田悠捏着拳,维持着笑脸,让自己千万不要动怒。
她回应,道:“夫人说的极是,是我思虑不周了!”
“罢了,账房的钱你拿去吧,不用补,我让管家再去钱庄取点就成。”
田悠松了一口气,一两万的银子,她要赔进去多少首饰啊,免了就好。
只是让倪高飞觉得,她带走了一两万过日子,她依旧觉得很不是滋味。
倪高飞也没了一开始的犹豫,将休书写出。
田悠含着眼泪,走上前,伸手接过:“老爷,如果有来世,妾身还要服侍你,给你生儿育女。”
她的眼泪开始往下坠落,只是没有大闹,让倪高飞有些意外,心里也有些愧疚。
苗媛咳嗽起来:“老爷,你快些将房契给田姨娘啊,别让田姨娘无家可归了,还有给田姨娘的丫鬟下人,也要记得给卖身契!”
倪高飞点了一下头,抬步离开,去拿房契去了。
倪高飞一走,田悠哭泣的动作止住了,她看向苗媛,眼神中满是怨恨。
“夫人从前不显山不露水,还以为你是一个与世无争的软柿子,如今你出手,倒是让我防不胜防!”
苗媛轻笑一声,鄙夷的看着她:“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然后苗媛转身离开。
柴房,明艳和管家被释放,各自回去养伤。
明艳的伤口早就涂过药,伤口已经结痂,除了疼痛外,倒是扛得住。
她去找苗媛,苗媛刚回到院子,就和她碰上了。
“大夫人,奴婢听说田姨娘只是被赶走,还有宅子下人以及一两万银子配给她,她自己的东西也能全部都带走,夫人,田姨娘出去后,除了名声难听点,可日子该多么逍遥啊!”
“你着什么急?事情还没完呢,回去好好养伤吧。”
明艳恍然:“奴婢知道了,奴婢告退。”
苗媛看了眼天色,田悠活不了几个时辰了呢。
房契以及卖身契等物,皆是倪高飞派其他人送来的,他自己尚未露面,田悠心里郁闷,但没有法子,只能乖乖走人。
她挑的几个人皆是她院子的,让人给她拿走她的东西,搬到马车中去。
田悠回头看向府门,心里十分不甘。
“夫人,请上马车。”
田悠转身,由下人搀扶上了马车内。
邵乐成一身粗布麻衣的打扮,站在大街上,他认出了昨天将银票塞在哪个包裹中,他嘴角一勾,手指飞弹,一个锐利的刀片划过,好好的包裹划出一道大口子,之后衣衫坠落,里面放着的银票也跟着随风飘扬了出去。
下人惊呼一声,赶紧去捡。
田悠听见动静,奇怪的掀开帘子去看,看见不少银票在四处飞扬……
田悠脸上显出一抹意外,她的所有银票都花完了啊,只剩下一些首饰,这……
她飞快下了马车,只是此时有过路人在,他们看见银票,双眼放光,也不管是不是相府门外,上来就就抢。
好好的包裹也被撕扯开,衣衫散落,银票也跟着飞的到处都是。
田悠诧异的看着这一幕,有一张银票飞在她的脚步,她想去捡,一个过路人将她撞倒在地,银票被抢了过去。
田悠哎哟一声,跌倒在地上,她面前有另外一张银票,转眸看去,正是那串熟悉的号码!
是那串用来诬陷她的数字!这是消失的那笔钱,银票为何回来了,还在她的包裹之中。
田悠的脸上闪过疑惑,还没想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她隐隐觉得必然是有人故意陷害她的伎俩,不然也不会将消失的钱又塞给她!
“都别抢了别抢了!”她怒吼,她着急。
下人们停下手中动作,有些疑惑的看向田悠。
田悠无奈道:“这钱不是我的,别抢!”
丫鬟一脸讶异:“田姨娘,这钱是在你包裹里面跑出来的,怎么会不是你的?这包裹可是你亲手打包的啊!”
田悠怒瞪向说话丫鬟:“我的话你听不明白吗?我说了不是我的!”
此时在大门口,管家由下人搀扶,匆匆赶来。
他站在大门口,奇怪的询问:“田姨娘,你不是说有人偷盗了相府的备用金吗?为何现在银票又出现了?还在你的包裹里面出现?你监守自盗?”
田悠本就觉得有问题,所以不敢让下人抢,还声称不是她的,还没想明白究竟是何人想要陷害她呢,这个管家就跑来了。
她怒道:“你胡说八道!这钱不是我的!”
管家虚弱的看着田悠,有些同情的开口说:“你在柴房时逼问我钱是不是我偷的,所以这事我记着呢,老爷令人将我放出来,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报官,让官府的人调查偷钱的人。”
“官府的人马上到了,可赃款却在田姨娘你的包裹里跑出来,看来,田姨娘是贼喊捉贼,监守自盗,还想将罪责嫁祸在我的头上!田姨娘,你真是蛇蝎心肠!”
邵乐成看见管家出来闹事了,勾了勾唇,今天是他站在管家的窗外,提示管家,就是让管家在田悠临行前,再好好的挫一锉田悠的锐气。
等满身伤痛的管家追出来看是谁时,他人早就走了。
田悠怒道:“你胡说八道,这些钱,老爷早就赏给我了!”
“老爷若是赏给你了,为何你还要逼问我钱哪里去了!你就是想陷害!你就是监守自盗,想嫁祸!相府几十年,从未觉得田姨娘你如此卑鄙无耻,阴险毒辣!你就好好和官府的人交代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