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世子很凶
许不令雨伞背负于身后,抬眼看着屋檐落下的雨帘,随意道:
“是我,没认出来?”
陈思凝确实没认出来,看着许不令的侧脸,上下打量许久,才蹙眉道:
“你不是深山里的苗人?”
“行走江湖,总得稍作打扮隐藏身份。”
“打扮可以改,气质谈吐改不了,你更像是世家出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许不令偏过头来,露出一抹笑容:
“天生丽质没办法,再者我是江湖人,又不是非得一直住在苗寨里。说正事吧。”
陈思凝本就摸不清许不令的底细,此时有底牌在身,胆气自然也壮了些,话痨的毛病也犯了:
“你既然有冤屈,请我帮忙办事儿,就得把底细交代清楚。即便身份不方便透漏,好歹说个名字和联系方式吧?我从前天就在街上转悠,和傻子似的来回走,嬷嬷都怀疑我魔障了,昨晚上还叫来的医女给我检查……”
许不令略显无奈,自我介绍道:
“我叫许闪闪,江湖混号‘鹰指散人’,往日在中原江湖走动,飞水岭出了事儿才赶回来处理。够了吗?”
“闪闪……”
陈思凝半信半疑,觉得这名字实在配不上这长相和武艺。仙气这么足,叫许仙估计更合适些。
不过陈思凝发现卷宗有蹊跷,至少证明许不令的‘苦衷’有一半是真的,对许不令的印象自然也改善了些,只当做是为了救亲友铤而走险的江湖侠客,当下也不细问,点头道:
“许……许公子看起来是个讲规矩的人,不像是江湖上的恶徒。前些天你跑来的我寝宫,应该没有乱看什么吧?”
这话有点以貌取人,许不令认真起来,光看外表,确实和性冷淡没什么区别,很容易被姑娘当成不食人间烟火的真君子。
不过,许不令虽然不是不好女色,但上次在宫里,也没做偷窥的龌龊事儿,此时自然问心无愧:
“公主无需多虑,君子非礼勿视的道理,在下还是懂得。”
陈思凝暗暗松了口气,伸出左手:
“你先把阿青还给我,我再告诉你消息。”
蹲在许不令肩膀上的小麻雀,闻言从脖子下探出小脑袋,‘叽叽喳喳-’的叫两声,好似再说‘你赶快把那破蛇领走,我主子喜新厌旧,都不爱老娘了’。
许不令还未曾开口回应,陈思凝瞧见小麻雀,微微一愣,继而便露出惊讶神色:
“这是‘云浮山精’,不是绝种了吗?你从哪儿找到的?”
‘云浮山精’自是指的小麻雀的种类,只出在南越的云浮山一带,算是稀有动物了。
许不令知道玖玖养的麻雀,是千挑万选的良种,不过具体是什么种类,倒是没问过,这名字还是头一回听。
许不令想了想,做出博学之态,眼神稍显赞许:
“公主好眼力。”
陈思凝仔细瞄了两眼,确定是书上看过的名贵雀种后,才稍微放下心来——能养好这种娇贵小鸟的,养阿青肯定不会和粗人一样乱来,至少养不死。
陈思凝在许不令身上打量了几眼:“你没带着阿青,它在哪儿?”
“放在落脚处专人饲养,绝不会出问题,待会就给公主送过来。”
“……”
燃烧中的奶瓶 夏彦亲王
陈思凝轻轻蹙眉,有点不相信这话。
若是寻常人也就罢了,根本不明白阿青的价值,能养这种名贵麻雀当助手的,不可能不眼馋阿青……
陈思凝眼神狐疑,却不太好直说。
许不令自然明白陈思凝的意思,他确实没带青蛇,此时也只能摊开手:
“姑娘若是不信,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把阿青带过来。”
陈思凝对这个提议自然认同,点了头:
“我并非不信公子,但公子是江湖人,江湖人讲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咦?人呢?”
陈思凝一转眼的功夫,旁边的屋檐下已经空空如也,若不是地上还残留着雨伞滑下的些许水迹,她都能以为方才全是幻觉。
“嘿,这厮……”
陈思凝柳叶眉紧蹙,眸子里的惊疑不定,觉得这武艺有点太夸张了。
长这么俊、武艺还这么高、还像个书生,难不成是中原江湖的梅曲生梅公子?
不对,梅曲生用的是剑,这家伙上次拿的好像是直刀……
陈思凝暗暗琢磨不到半刻钟,小巷侧面便传来响动。
许不令持着雨伞从屋檐上方轻飘飘落下,右手带着皮手套,捏着小青蛇的七寸。
小青蛇这次没咬许不令的手指,不过好像不怎么高兴,一直瞪着许不令,发现陈思凝后,又迅速活跃起来,扭来扭曲的想往过跑。
待在陈思凝袖子里的白蛇,此时也探出了脑袋,吐着粉红蛇信,一副担心又雀跃的模样。
陈思凝瞧见阿青完好无损,眼中自是多了几分喜色,伸出手来:
“多谢公子今日照料,你……你别捏那么紧。”
彼此相距十余步,分立在两个屋檐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许不令为防陈思凝戒备,也没靠近陈思凝,只是弯身把小青蛇放在了地上,然后迅速松手推开了两步。
小青蛇嗖的一下蹿过了屋檐,跑到了陈思凝脚下,如同回家了一般,钻进了陈思凝的裙底,往上爬去。
陈思凝表情微僵,脸儿明显红了下,好在裙子宽大,看不到阿青沿着腿一直爬到袖子里的动静。
许不令心中有点好笑,也没去盯着看,只是含笑道:
“现在可以说了?”
陈思凝手缩在袖子里,抚慰着并不怎么委屈的小青蛇,认真道:
“在卷宗里查到些东西。上个月钦州那边,有猎户在鱼龙岭瞧见,可疑之人押着五名老幼妇孺进入深山,捕快前去调查有去无回。廷尉府派京中精锐前去调查,回复是‘皆染瘴气而亡’,没有确定五名老幼妇孺的身份。钦州那边是百虫谷余孽最活跃的地方,发生过很多次百姓无故失踪的悬案,我一直怀疑百虫谷的老巢藏在哪里,如果真是百虫谷的人对你动手,那估计就是把人送去了鱼龙岭。”
许不令仔细聆听,微微点头:
“消息是从哪儿查到的?”
陈思凝知道许不令怀疑周勤和陈炬,摇头道:
“我王兄和安国公,不可能和百虫谷有关系。即便有关系,这些消息是廷尉府呈上来的卷宗,加盖有廷尉府的印信。我王兄只是代替父王过目,未曾继位,没法干涉三公九卿的职责,要出问题,也只会出在前去核查的京城捕快身上,这件事肯定是发生过。”
许不令知道周勤就是百虫谷的老大,都把南越朝廷渗透成筛子了,对南越朝廷的司法机构,可没有半点信心。
不过当前也没有其他线索,杨屠玥领着两万西凉军和火炮已经快到柳州附近,再不把桂姨的下落找到,等开战就没机会慢慢找人了。当下也只能微微点头:
“消息真伪我自会去印证,多谢公主殿下鼎力相助。”
陈思凝微笑了下:“不用谢我,卷宗上有蹊跷,即便没有你,我知道了也会去核查。百虫谷是我南越心腹大患,钦州又是百虫谷余孽最活跃的地方,司空稚对你动手,说明这件事和百虫谷脱不开关系,顺着这条线索,说不定能找到百虫谷的老巢。我和你一起去查如何?有我的身份在,你行事要方便得多。”

许不令正在被南越朝廷算计,怎么可能带着南越的公主,跑去找被南越抓住的人质,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儿嘛。他摇头道:
“此事与公主无关,我向来独来独往,不喜欢和人一起行动。至此一别,有缘……”
许不令本想说有缘再会,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西凉军很快就会兵临城下,若是陈氏不投降归顺,两人下次相见,很大可能就是抓陈氏俘虏去长安城的时候了。
说起来,这场景还真不怎么让人想见到。
许不令犹豫了下,还是改口道:
“还是相忘于江湖吧,告辞。”
陈思凝见许不令不答应,在没法限制许不令的情况下,其实也没办法。反正她查案子也喜欢独来独往,当下抬手行了个江湖礼:
“有缘再会。”
许不令抬手抱拳后,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巷子旁的房舍后。
陈思凝目送白衣如雪的身影撑着油纸伞离去,站在原地思索了下,觉得这段莫名其妙的邂逅,还挺有意思的,感觉就像说书先生嘴里的侠义故事一样。
不过彼此终究不熟,陈思凝还一直吃亏,心里也没什么太大的感慨,转身走向巷子口,把小青蛇拿了出来,关切道:
“阿青,这几天受苦了吧?他有没有欺负你?”
小青蛇探出小脑袋,和旁边的白蛇碰了下,并没有异样的情绪,就和出去玩了两天一样。
陈思凝见此,心里更是放心了些,虽然对许不令打她又要挟她的事儿有怨言,但还是暗暗感叹了句‘还是个挺靠谱的男人呢’。
视作珍宝的宠物失而复得,陈思凝自然非常关心,怕小青蛇没吃好,从怀里取出了两颗自己配的小圆球口粮,放在手心。
小圆球是奖励兴致的零食,用作平时训练,是陈思凝四处请教调配的秘方,平时只要拿出来,两条小蛇眼睛里就放光,她还得防止两个小家伙争抢。
此时小白蛇和以前一样,上去嗷的一口就含在了嘴里,还用脑袋蹭了蹭陈思凝的手。
而阿青也和往日一样,迅速地咬住了小圆球,但含在嘴里后,稍微愣了下,继而又把小圆球吐了出来,望着陈思凝,有些委屈。
??
陈思凝莫名其妙,仔细打量几眼:
“肚子不饿?还是生气了,不想吃东西?”
阿青感觉到了主子的疑惑,迟疑了下,又低头把小圆球含在了嘴里,咽了下去。
“这才对嘛。”
陈思凝满意的点头,摸了摸阿青的小脑袋,步伐轻盈的回了马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