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我真不是大魔王
“您老是指……”
邹辉一脸茫然,试探地问道。看着他脸上懵逼的神色,莫虚不由叹了一口气。
“唉。”
“没什么,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走吧。”
莫虚说着直接朝不远处的飞行灵兽走去,邹辉见状哪敢迟疑,按下心里的疑惑连忙跟上。却不知道,身边莫虚的心潮涌动。
未来?
很远么?
不。
很近。
近到什么程度,莫虚无法断定,但是从李云逸和赵天印交易时选择了功勋而非其他利益,莫虚就知道,李云逸的目的肯定不止是整个东神州。
东神州,太小了。
更何况,他已经认定李云逸的背后有洞天层次大能坐镇。
东神州,极有可能只是李云逸背后的洞天境大能给他的考验而已。
之后。
李云逸肯定会去中神州,待那时,又会是怎样波澜壮阔的一幕?
莫虚无法想象。
繼室 謀略
因为虽然他出身中神州,但那时候他还缩小,甚至连圣境都不是,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
但身为紫龙宫长老,他听说过许多例子。
各大顶尖势力的门徒行走江湖,闯下赫赫声威,战果无数……
李云逸的未来,会比他们差么?
不!
哪怕是各大顶尖势力的行走,也不过是年青一代的翘楚,背后或许有大能支持,但洞天……
那是至强者!
紫龙宫,也不过花满楼一个至强者!
所以,他刚才对邹辉所说的那些话,与其说是对后者的提醒,也可以说是他心里羡慕的表露。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李云逸就是那个注定得道的人!
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会大受裨益!
甚至。
随飞行灵兽飞驰北星城的时候,他心里忍不住翻起其他心思。
“或许,这也是我的机会?”
“随他进去中神州?”
有可能么?
有可能!
莫虚眼瞳亮起。当然,他这并不是背叛紫龙宫,只是想让自己的武道之路延长一些而已。在紫龙宫,也不是没有一位长老负责一方势力的情况,甚至极为常见。
当然,现在的李云逸不算一方势力,但……
以后呢?
想到这里,莫虚一颗心兴奋的同时,突然有些后悔之前交于方舟的那枚玉石了,其中他清晰记载了,李云逸背后大能或许存在并现身的消息。
“看来,以后要悠着点了。”
“既然是我发现的机缘,就必须牢牢攥在我的手里!”
莫虚心起警兆。
被其他人偷了果子,这种事不是在他身上第一次发生了,同样,他也不想再一次发生。所以,不知不觉,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转变,对李云逸如此,对紫龙宫也是如此。
呼。
烈风呼啸,莫虚沉入思索无法自拔。而此时陡起异心的他没有意识到,只是今日刚刚滋生的这一想法,在不久之后,真的改变了他的命运!
……
另一边。
宣政殿。
莫虚邹辉刚走不久,风无尘也离开了,不久之后,带着一人前来。
“林睚。”
“你负责去宇文元元帅驻扎固守的各大边城布置探魔法阵,百余大匠皆由你指挥。”
“此事关乎重大,不得出现任何差错。探魔法阵奇妙,能参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探魔法阵?
事关重大?!
林睚闻言一惊,立刻郑重行礼。
“定不负殿下所托!”
林睚来的快去的也快,从李云逸手中接过探魔法阵核心,就立刻去做准备了。
风无尘则惊讶万分。
他是亲自经历过李云逸赵天印那场交易的,自然知道探魔法阵的重要性。
交给林睚?
李云逸真的觉得后者适合法阵一道?
风无尘并没有思索这些,因为这和他无关,但眼睁睁看着林睚被李云逸如此器重,他心里也不由涌起一些紧张。
“王爷,老臣可以为王爷做什么?”
风无尘主动询问,就连李云逸也不由惊讶意外,看到后者眼底灼灼的精芒,这才笑了。
“这些小事,还劳烦不了国师大人。”
眼看风无尘有些失望,李云逸略一沉吟,道:“边境虽乱,但皇宫安然,更有探魔法阵固守,无需担心血月魔教魔徒,国师大人也可休息一番了。”
“请国师暂且休息,三天内,我为国师刻画一座法阵,助国师武道再进。”
法阵。
武道!
风无尘眼瞳立刻亮起,大放光彩,似乎这才安心,拱手行礼。
“谢王爷馈赠!”
风无尘退下了,对于李云逸说皇宫不需要他再日夜守护的原因也心知肚明。
探魔法阵虽然只能发现血月魔教教徒,但李云逸已有圣境之力,哪怕他不方便出手,还有天鼎王……
皇宫无碍。
他只要尽快修炼就够了,这已经足以证明李云逸对自己的看重!
风无尘走后,李云逸自然不会清闲,林睚邹辉都被他派出去了,但大周突袭在前,他还有更多事需要筹备。
于是乎。
接下来短短一个时辰,无人能数的清楚,到底有多少飞鹰从皇宫掠出,朝着东南西北飞去。
大战开启,需要筹备的太多了!
嫡女重生之一世荣华
而与此同时,就在李云逸忙碌,甚至焦国宁国遭受大周铁骑镇压的事情传到楚京,引得楚京议论之时。
焦国国都。
“混账!”
议事殿,焦国国主暴跳如雷,巴掌在身前的玉桌上拍的那叫一个轰鸣震响。
下面,是匍匐跪地的焦国太子,再下方,是焦国文武百官,有人面露惊恐,有人面色潮红,怒气冲天。
“国主,他李云逸分明是想倾覆我焦国!”
“好生大胆!他只是南楚摄政王,真以为自己是天选之主了?!镇国兵符乃先帝所赐,他凭什么想收回就收回?!”
怒火蔓延整个大殿,众人纷纷咆哮,宣泄心头的不满。
但。
站定在焦国太子背后的三人却始终一言不发,脸色阴沉如水,似乎周围发生的一切与他们无关。
焦国国主立刻注意到了他们。事实上,议事殿嘈杂的一切他都没有在意,在意的始终是这三人。
“太尉,右丞,国师,此事你们怎么看?”
此言一出,全场立刻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三人身上,等待他们的回答。
太尉。
右丞。
国师。
焦国的三大巨头,甚至,他们分别代表着焦国的军方,朝政和民生,任何一个在焦国都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大殿沉默许久,终于。
“回国主,我焦国已破三大郡城,四十八小城,这是一个时辰前的军报。”
“大周铁骑距离我国都最近的,只有七百里了。”
听到太尉所言,大殿所有人眼瞳一缩。
七百里!
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整个焦国南北纵向不过一千三百里,正是提防大周突袭,焦国国都位置偏南,距离大周边城一千里整。而现在,三百里已破,大周铁骑紧紧用了两天多一点的时间……
虽然越往深处,固守越及时,力量越强,但……
七百里。
能阻挡大周铁骑多长时间?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五天,还是七天,或者十天?
要知道,现在是整个焦国最紧张的时候,军心稳固,为国土被夺气愤,气势如虹。但如果再没有一两场足以称道的胜利……
恐怕无需大周铁骑肆虐而至,焦国大军就自行溃败逃窜了!
焦国太尉虽然没有明说这些,但眼底的寒光已经表露的很清晰了。
这时。
“老臣以为,摄政王爷所为确实不妥,但……形式如此,老臣也无话可说。”
焦国右丞竟选择了隐忍?
不少焦国大臣怒视他的背影,显然不止是不满意他的回答,更因为,早在大周铁骑突袭军报传来的时候,焦国右丞就已经把自己的家人送走了,整个府邸已经空了!
去了哪里?
还需要再问?
仙默魔爱 幽之彼岸
可是,正当众人怒火中烧之时,突然,三人中唯一没有说话的国师突然转身,面朝众人,脸色冰冷森然,道:“生气,有用么?”
嗡!
一言出,全场一片寂静,即使那些刚才怒骂之人也是如此。
不止他们,连王座上的焦国国主也是如此。
焦国国师这句话是对众大臣说的么?
不。
还有他!
兵临城下,数十万大周铁骑,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超过了焦国的承受能力,在这种情况下,生气真的有用么?
焦国国主忍不住颤抖莫名。
不止是因为当前冰冷的现实,更因为,这个节骨眼上,他焦国三大巨头,竟然做出的都是一个选择,令他最为不甘的选择。
直到。
焦国国师转身望来,沉重的声音响起。
“兵力不济,非我焦国之因,只是南楚铁律,无人能挡。但,国力不如,民心尚存。”
“国主无需自怨自艾,此局或许还有转机。”
“兵符肯定是要交的,为了我焦国千万百姓不得不交,只怪李云逸实在霸道,局势不如。”
“但待大周退去,若我焦国国土还在,国主携万民之意,也不一定取不回这兵符,甚至可以以此战反逼李云逸,为我焦国加持兵力。”
“这,也是老臣唯一能帮陛下做的了。”
转机。
民心?
真的有可能么?
这番话无疑说到了焦国国主的心坎上,哪怕……
希望渺茫。
虽然闭关锁国,但他们岂能不知,在李云逸先前王令之下,南楚原本混乱的市井究竟恢复到了何等程度?
民心?
这东西真的可靠么?
焦国的子民,真的能抗住李云逸的糖衣炮弹么?
焦国国主心里没底,但还是那句话……
他们还有别的选择么?
“一定能行!”
“我执掌焦国数十年,我焦国子民定知本王仁心宽厚,他们……他们会支持我的,一定会!”
焦国国主自言自语,近乎疯癫,颤颤巍巍从怀中掏出一枚已经被不知道多少次摩挲不成样子的金玉,眼底充斥无尽的眷恋,手脚颤抖,似乎只是把它掏出的动作就用尽了他这个宗师所有的气力。
直到。
啪!
金玉坠地,落在焦国太子的眼前,包括他,包括整个议事殿所有人,都忍不住身体一颤,闭上双眼,隐有泪光闪过,悲痛不已。
因为他们知道,这兵符一交,他们焦国……
八成已经完了!
李云逸既如此心狠手辣,又岂会在给他们卷土重来的机会?
至于国师之语……
只是泡沫,只是谎言,为他们蒙骗自己的谎言而已……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